道綽、善導的懺悔觀──以末法觀念及念佛三昧為核心
Dàochuò and Shàndǎo’s Concept of Repentance: The End of Dharma and the Samādhi of Buddha Recitation as the Core of Discussion
陳劍鍠

  南北朝時代,佛教界興起末法思潮,各宗派亦因末法思潮而有各自的懺悔觀,如智顗(538-597)、道宣(596-667)都對懺悔思想作出詮釋,並製有一套懺悔行儀。就淨土教學而言,亦因末法到來,而認為世間已成為五濁惡世且眾生根機浮淺暗鈍,因此須藉由懺悔及念佛,求生極樂世界,以了脫生死。
  在淨土教學的弘傳者當中,道綽(562-645)首將末法觀念結合懺悔思想而創立淨土門。善導(613-681?)受教於道綽,深受影響,故對懺悔思想亦極為重視,且有自己特色,提倡懺悔與滅罪、懺悔與稱名念佛、懺悔與念佛三昧等議題。善導證入念佛三昧之後拜謁道綽,並且入定為道綽觀看淨業,師徒二人在交際問學時,融和感通於「念佛三昧」及「懺悔」議題。道綽時常修持般舟三昧行法,以及方等三昧懺法;而善導撰有《觀念阿彌陀佛相海三昧功德法門》、《淨土法事讚》、《往生禮讚偈》及《般舟三昧往生讚》等有關懺悔罪業的行儀著作,並時常使用「懺悔」一詞,約有一百餘次。可見「懺悔」在道綽及善導的淨土教學裏,佔有極為重要的地位,而且懺悔與修觀、懺悔與稱名念佛,有密切關係,在他們二人心中,懺悔是修持的重要憑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