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釋摩訶衍論》考──兼論《大乘起信論》的真偽
Re-examination of the authorship of the Commentary to the Awakening of Faith in Mahāyāna
于德隆

  本文從史料考證與義理分析等方面,對《釋摩訶衍論》的真偽問題進行了詳細考辨。從文本和義理分析來看,本論《大乘起信論》與釋論《釋摩訶衍論》息息相關,本論、釋論必為同時譯出,出自同一人之手,《釋摩訶衍論》根本不可能為後人的偽作。爲了對《釋摩訶衍論》作進一步的考證,必然涉及到《大乘起信論》真偽的考證。雖然現在還有許多不同觀點,但通過考辨,筆者認為,《大乘起信論》是真諦三藏於梁承聖三年在衡州始興郡建興寺翻譯的,而且本論《大乘起信論》與釋論《釋摩訶衍論》作為一個整體同時所譯。真諦的佛學思想與《釋摩訶衍論》義理是否相符合,這與本文的考證密切相關。通過考察,筆者認為,真諦是在用如來藏、阿摩羅識思想來解釋與補充唯識思想。真諦的佛學思想與《大乘起信論》及《釋摩訶衍論》的義理是相互貫通的。為了廓清圍繞《釋摩訶衍論》真偽的迷霧,本文對關於《釋摩訶衍論》的責難給予了全面回應。不管是三船的四難、最澄的七難,還是梁啟超的六難,除去針對《釋摩訶衍論》的譯者署名及篇首之序以外,其餘針對《釋摩訶衍論》本身的指責均不能成立。